快捷搜索:  as

幼子身患重病 丈夫起诉离婚要索回近20万彩礼

山西省定襄县的于艳霞去年生了个儿子,孩子诞生第二天被诊出患有低血糖脑病,之后又患上婴儿痉挛症。孩子不会吞咽,天天只能用针管往嘴里推流食。她说丈夫及其家人将孩子视作包袱,逼着她把孩子扔掉落,她不停下不了狠心。她表示丈夫一家不积极为孩子治疗,今年4月竟起诉离婚,不仅在起诉书中表示不要孩子,还要求她退还婚前给的将近20万元彩礼和礼节费。法院讯断不许离婚,之后丈夫一家人就消掉了。于艳霞奉告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:“我一个女人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我没有很高的期望,便是想着孩子今后不要受病痛熬煎就足够了。由于其实拿不出那么多钱,我不怕他傻,只要能康健一点就行了。”

丈夫陈某则称,自己也为孩子的治疗花了很多钱,现在脱离家,是为了躲避于艳霞的“胡搅蛮缠”。

1 孩子生下来就住院 确诊患了多种疾病

于艳霞是山西省定襄县人,经同伙先容熟识了同乡的陈某,自由恋爱后于2017年10月娶亲。

她说,起先伉俪情感挺好,她和公婆关系也不错,但跟着孩子的诞生,很快有了意想不到的变更。

2018年3月15日,儿子陈浩宇在定襄县病院诞生。但孩子不吃不喝,全部晚上不停在哭,第二天嘴唇发紫。他们急忙把孩子送到山西省儿童病院,确诊患有低血糖脑病,并伴有心脏病等其它症状,进入重症监护室。

这个孩子没有自立吞咽的能力,脑神经组织有断层,必要神经刺激治疗。因孩子不会吞咽,无法喂奶,只能用针管往他嘴里推流食。

不过孩子起先病情还不算严重,3个月学会翻身,5个月就能坐了,但到8个月的时刻开始抽搐,再次确诊患了婴儿痉挛症,医生说这是癫痫里面最难治的病。于艳霞说:“之后就不可了,现在他什么都不会,也不会站立,也不会走路,也不会措辞,逗他也不会笑,他说的是什么我们也听不懂。孩子是2018年3月诞生的,正常环境下应会走路了,但他现在什么都不会,体重只有20斤。”

孩子第一次住院,在山西省儿童病院住了15天,此后便成了病院的常客,医生要求按期复查,发明抽搐就要住院治疗。

2 她说丈夫一家逼着扔掉落孩子 她下不了狠心

于艳霞说,生了这个孩子后,丈夫和公婆感觉是个包袱,不想要,不乐意给孩子看病。“孩子诞生两天住院今后,婆婆就去找人算命,说孩子生辰八字不好,克他儿子,孩子来这个世上便是要账的,花若干钱也好不了”。

“我生完孩子,应该坐40天月子,结果30天就回外家住了。在月子里他们家人就不停逼着我,让我把孩子扔到山上或河里,但我下不了这样的狠心。我其实是不想再住在他们家了,再住就要成烦闷症了。”

于艳霞说,孩子住一次院大年夜概必要10天,每次得花两三万元,纵然不住院,每个月的药费也要上千元。

于艳霞向紫牛新闻记者出示了多张银行账户流水,可以看到自去年3月孩子诞生今后,有很多大年夜笔支出。还有多张以于艳霞的身份开户的按期存款单,总额达7.5万多元,都由陈某代为支取。

于艳霞说:“我不停便是在花彩礼钱给孩子看病,现在彩礼钱花没了。”之后她又借了一些钱,现在都已用完。

她说:“我家什么都没有,只有村子里的4间屋子,家里的经济滥觞是种10亩地,种的都是玉米。我妈已经60多岁,而且患糖尿病十来年了,常年吃药。我爸有心肌窒息。还有一个哥哥,在外边打工。现在家里至少要有两小我,才能照应这个孩子。曩昔我能出去做办事员,现在没法子,只能待在家里。”

陈某则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,这个事有很多隐情,自己也为孩子的治疗花了不少钱,“孩子诞生后,第二天住院便是我送以前的。”从孩子的病历来看,陈某也有几回陪同到病院就诊。陈某还说,去年于艳霞的父亲住院,他也出了不少钱。他表示自己也有银行流水和支付宝记录等证据。不过,陈某并没有向紫牛新闻记者出示。

于艳霞说,孩子患的是慢性病,必要不停吸收治疗,没有根治规划。近来因没钱,有一个月没去病院了,孩子现在天天会抽搐4到5次,每抽一次,大年夜脑可能就会受到一次危害。

于艳霞奉告紫牛新闻记者:“看到孩子这种环境,我心里很发急,但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2019年春节前夕,于艳霞带着孩子主动回丈夫家,想一路过年。没想到在年三十那天,由于一点小事就被撵回外家,孩子都没来得及带走。初四那天,陈某把孩子送了回来。她说:“当时孩子脚上没有鞋,衣服很薄,就连小被子也没裹。当时我家里没人,他就从墙上跳进去开了门,放下孩子就走,也不怕孩子滚到地上。临走时,他还把孩子用的榨汁机和他妈给孩子买的一双小鞋、被子都拿回去了。”

3 丈夫起诉离婚 还要求退还彩礼钱

今年4月1日,陈某提起诉讼,他在起诉书里提出三项诉求:1、要求法院准予离婚;2、孩子由被告即于艳霞抚养;3、退还彩礼款13.8万元,娶亲当天给于艳霞的礼节钱2万多元、满月费2万元。

陈某提出的来由是:“婚后情感反面,常常争吵,被告(于艳霞)胡搅蛮缠、吵架,以致还着手杀原告,欺压原告母亲。被告废弛原告家名声、颠倒长短,对此原告忍无可忍。”

于艳霞奉告紫牛新闻记者,自己原先也想和陈某离婚,然则看到他竟然还要求退还彩礼钱等用度,认为不能吸收。两人已娶亲一年多,而且有了孩子,这时刻提出离婚,竟然还要求退彩礼钱,让人认为弗成思议。“他为什么提这样的要求我不清楚,然则所有人都说这是弗成能的工作”。

于艳霞向法院表示,陈某不想抚养孩子,都是自己在为孩子看病,不合意离婚。4月25日,定襄县法院作出讯断,指出“原告未供给相关证据”,对付陈某的离婚诉求不予支持。法院讯断后,于艳霞声称再也没见过陈某。她说由于陈某不停不给孩子买奶粉,她去他家要钱,结果发明大年夜门紧闭,后来向他们村子的人探询探望,说都出去打工了,去哪里、什么时刻走的他们也不知道。

她说,陈某有稳定的收入,今年下半年可能还会安排事情:“原本陈某的父亲在外貌打工,陈某和母亲在家里住,讯断出来后,一家人全都走了,现在家里一小我也没有,也联系不到他们。”

而陈某奉告紫牛新闻记者,他之以是脱离家,是由于于艳霞常常上门吵闹。他辩称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也花了不少钱,还刷了信用卡,现在没有能力再支付。

4 公益组织帮忙筹款 状师称丈夫涉嫌抛弃罪

虽然没有钱让孩子去住院治疗,但每个月药费也达上千元。为挣钱,于艳霞在同伙圈设法主见子贩卖一些日用品,天天驱驰于县城和村子里送货。“卖这些器械挣的钱只够孩子吃喝和给他买奶粉、纸尿裤,他穿的衣服都是我姐家孩子穿剩下的,没舍得买新的”。

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紧急告急中间发清楚明了于艳霞的环境,自愿者去她家做了多次查询造访,今朝已帮她提议众筹,目标是60万元。因为受到公益众筹平台的总额限定,分手在水点公益和微公益各筹款30万元,不过进展不是很快,今朝才达到3万余元。

9958太原履行团队自愿者陈宁说,筹款虽还没停止,不过已经筹集到的资金可以随时支取,供孩子看病。

听到这个消息,于艳霞认为有些欣慰。6月14日,她再次带孩子到太原癫痫病病院吸收治疗。

据赞助于艳霞的公益组织自愿者先容,于艳霞孩子的病情虽对照繁杂,但假如能获得及时治疗,至少可以站立起来,实现生活自理。

于艳霞和陈某可能存在抵触,但他们作为孩子的父母,都有抚养孩子的司法使命。

京衡状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副主任、高档合股人邓学平状师奉告紫牛新闻记者,抚养孩子是司法使命,陈某方面假如有能力包袱,却不尽自己的抚养使命,涉嫌触犯我国刑法第261条的“抛弃罪”,可以报警,由警方来处置惩罚。

别的,于艳霞也可以起诉离婚,停止和陈某的婚姻关系。他对孩子的抚养使命不会由于婚姻关系的中断而消掉。

有名司法博主“逻格斯logics”也奉告紫牛新闻记者,这个案例实际上涉及多个司法关系:一是女方和男方的伉俪关系,二是女方、男方和孩子的父母子女关系。

“这个案子里,主如果男方和孩子的关系,根据司法规定,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的使命,这就包括支付抚养费和医疗费。这个案子男方对孩子负有抚养使命,假如没有尽到这个使命,孩子的职权受到了损害,可以起诉男方要求支付抚养费。因为孩子还未成年,女方可作为孩子的法定代理人代理孩子起诉男方,在紧急环境下,可要求法院在受理后先予履行,将男方账户上的家当划扣用于支付医疗费。别的,女方可以‘抛弃家庭成员’为由起诉要求离婚,并要求男方就女方独自抚养孩子进行经济补偿。”

于艳霞也在斟酌提起离婚诉讼,她说:“我想先给孩子看病,再跟孩子父亲离婚。我一个女人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我没有很高的期望,便是想着孩子今后不要受病痛熬煎,不要再去病院,就足够了。由于其实拿不出那么多钱,我不怕他傻,只要能康健一点就行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